當前位置: 希尼爾首頁 > 雙語新聞



cba篮球直播: 對沃爾夫蘭•威爾斯在翻譯的四個方面的理論進行詳細論述

cba全明星投票 www.jbfei.com 發布者:cba全明星投票     發布時間:2019-05-27

  

以下是青島希尼爾翻譯公司譯員的論文觀點,嚴禁轉載。

沃爾夫蘭·威爾斯

現代德語翻譯理論界科學派代表人物

摘要:沃爾夫蘭·威爾斯是現代德國科學派的主要人物,他的翻譯理論在翻譯界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本文就他在翻譯的四個方面的理論進行詳細論述,即翻譯是一門科學,翻譯是一個交際過程,翻譯應以話語為基本單位,翻譯是可能的也是有限的。

關鍵詞:沃爾夫蘭·威爾斯,翻譯,翻譯理論

 

引言:

沃爾夫蘭·威爾斯是西德薩爾州大學專門從事語言學和翻譯教學的教授,一貫奉行奈達的理論,是現代德國翻譯科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他的翻譯理論專著名為《翻譯學的問題與方法》,曾于1977年出版,后來經過修訂,于1982年由他本人和他人合作譯成英文。此書的主要特點是大量引用并評述了現代西方的各派翻譯理論和觀點,同時穿插闡述了作者本人的觀點。其寫作目的主要是為了引起人們對翻譯研究,對翻譯理論的各個層次,對翻譯對等語的衡量標準,對翻譯總可能出現的問題,以及對翻譯理論在教學中的應用有較明確的認識。

    同時,威爾斯在近20多年里,《認知與翻譯》(1988),《翻譯行為多面概念探索》(1989),《何為技藝性翻譯?》,《翻譯:過程與方法》(1994),《譯者行為中的知識與技能》(1996)等翻譯理論著作相繼問世,在翻譯理論界產生了很遠的影響。歸納起來,威爾斯的翻譯理論觀集中主要反映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   翻譯是一門科學

    翻譯是一門科學,這是威爾斯貫穿始終的指導思想。他勇敢地向懷疑主義提出挑戰,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堅決主張翻譯是科學。同時,他主張用übersetzungssenschaft(翻譯學)一詞,而非the science of translation(翻譯科學)來指代翻譯研究這一學科。因為在他看來,“science”一詞常用來指自然科學,而翻譯本身并非屬于自然科學的行列。但與此同時,翻譯研究卻帶有科學的性質。

    威爾斯認為,翻譯學的研究起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與機器翻譯年齡相仿,可以用奈達1947年發表的論文《論圣經翻譯的原則和程序》為起點。按照威爾斯的觀點,“翻譯學既不是理論部分封閉也不是普遍規律研究方面封閉的科學,而是一門認知性,解釋性和聯想性的科學,它以靈活的方式處理言語問題,試圖回答原文可譯還是不可譯以及原文,譯文效果是否等同的問題。在方法上,它沒有控制系統的那種穩定性和絕對性。它只能在有限的程度上做到現代科學理論按照自然科學模式所要求的那種客觀,并在程序方法論上不受價值觀念的影響?!幣謊砸員沃?,翻譯學是一門邊緣學科,它必須不斷交錯地處理語言的描寫性,解釋性和規范性的問題。此外,它還可以求助于其他的理論例如交際理論來完善自身的理論基礎。

    翻譯學的基本任務是建立一套操作程序,使之有可能把原語話語按其含義譯成譯語話語,將各種不同因素組成合理的結構,并從中得出合乎邏輯的描寫性和解釋性模式,然后從中得出種種結論,這些結論可從各種不同的觀點適用于翻譯理論,或運用于雙語研究工作的描寫或實用方面。

    威爾斯認為,翻譯同言語行為的所有形式一樣,是一種符號現象,不能完全為抽象的模式解釋清楚,只部分地適應于演繹手段?;瘓浠八?,理論家應該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特指性理論的研究上。特指性研究理論采取素材分析,面向兩種具體語言的研究模式,制定原則以指導以下三方面的活動:(1)系統描寫,區分和解釋兩種具體語言的翻譯程序,主要關心兩種語言中不能對號入座的句法,詞匯以及社會文化現象。(2)對與翻譯學有關的話語進行分類。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在微觀場合層次即句子,以及宏觀場合層次即句子以上的層次上對原文做出說明;二是檢驗傳譯的方法是否有效,考慮話語的句法,語義,語用方面的因素。(3)提出譯文質量的檢驗標準。在他看來,只要是從這三方面著手,翻譯學的研究就會得到完善的發展,翻譯學的地位就會日益鞏固。

(二) 翻譯是交際過程

    威爾斯認為,“翻譯”一詞實際上包含兩層含義,既指過程,又指這一過程產生的成品。他說道,翻譯學好像古羅馬神話中長著兩副面孔的守門神雅努斯。一方面涉及到翻譯過程,并研究其內在的轉換技巧,是一門前瞻性學科。另一方面,又研究其推出的成品,是一門后顧式學科,從譯語出發對比譯作與原作的質量,通過對比兩者以找出譯語話語形成的過程,并確定如何恰當地達到預期的目的。(威爾斯,1988:51)。

由此,我們可以得知,威爾斯主張“傳譯本是翻譯過程中最關鍵,最重要的環節”。翻譯理論必須研究“翻譯過程本身”,而不能將翻譯視為“靜止的狀態”和既成事實。與之相反的是,翻譯是一個可以用“符號學概念加以描寫的過程”,是一個符號系統轉換成另一個符號系統的過程。從信息論的角度來看,翻譯是一種語際的“信息傳遞過程”。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通過一系列符號的轉換,在譯文中再現原文作者發出的信息,以便使譯文的讀者收到這個信息。語際翻譯是一種特殊方式的信息傳遞,其特點在于,在進行語言交際時牽涉到兩種語言:一為原語,一為譯語,兩者必須在功能上求得一致。翻譯的過程是解碼和編碼的過程。原語的代碼由原文發出傳達到譯者即第一個接受者,再由這個接受者運用自己的雙語交際能力將信息加以分析和切分。為了傳遞用譯語重新組織的信息,譯者必須從特定的話語類型選擇譯語符號和組合符號的規則,然后將經過這樣組成的話語傳達到第二個也即最后的接受者,由他把譯語話語翻譯出來。譯者因此體現了收和發的S∕R系列,填平了不同語言集團之間語言上的鴻溝。

強調翻譯是語際信息傳播的過程自然將原作者的意圖和接受者的意圖緊密聯系起來,從而使其成為譯者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從符號學的角度來看,語段話語的句法,語義和語用意義也成為翻譯的重要依據。

(三) 翻譯應以話語為基本單位

    威爾斯的這一觀點實際上是話語語言學理論在翻譯研究中的反映。他把篇章語言學理論引入到翻譯研究之中,認為翻譯應該以話語為基本單位,因為“話語是語言的基本形式”,翻譯只是“著眼于話語的活動”。譯者所處理的不應是單個的詞或句子,而應是話語,除非句子本身具有話語的地位。翻譯是一項產生話語的活動。它是在兩種話語之間進行的如何使用語言表達法的一個過程。在這一過程中,詞匯與語法這兩個語言層次形成一個功能聯合體,這個聯合體不單是句子,從句,詞組,單詞和語素,更重要的是話語。

威爾斯認為,倘若給翻譯下定義,則最確切的定義是:翻譯是把原文話語轉變成最適當的對等的譯文話語。它要求譯者在語法,語義以及風格等各個層次上全面理解原文話語。由于每一段話語都具有特定的交際功能,對不同類型的篇章就需要采取不同的傳譯方法,也需要采用不同的衡量翻譯等值的標準?!胺氡曜嫉南嘍孕運得髁艘桓鍪率?,即不論是從事翻譯理論研究的人還是從事翻譯實踐的人,至今都還沒有找到一個客觀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答案來解決語際話語的翻譯等值這個相當復雜的問題?!保?span lang="EN-US">1989

他認為,文學是一種話語類型,科技文章也是一種話語類型,但它們各有各的所指意義,伴隨意義或社會文化意義,各有各的遣詞造句的具體方式,在讀者身上也會產生各種不同的語言與超語言的反映。由此可知,威爾斯所主張的翻譯學是要創造句法、語義、風格和接受方面的等值,而翻譯如不能達到原文的水平,則是因為譯者的能力有限。由此我們可以看到,他的這一觀點有其局限性,即未能夠考慮到譯者表達能力方面的原因。

(四) 翻譯是可能的也是有限的

    威爾斯認為,翻譯學在理論部分和普遍規律研究方面都不是一門封閉的科學,而是一門“認知的、解釋性的、聯想性的”科學。他在此借用了喬姆斯基對語言能力和語言行為所作的區分,接受了奈達所持的語言能力包括語境成分的觀點。他認為:由于人類的超語言經驗具有可比性,經驗上證明了各種語言又有一定認知上的相對應性,所以原則上在話語的層次上達到語際信息交流,在內容和風格上達到較高程度的翻譯等值。文章的可譯性得到句法,語義學以及人類經驗的(自然)邏輯中的普遍范疇的存在的保證。如果一個譯本還是不能具有與原文等同的質量,通常不是因為這種目的語本身的句法或詞匯存儲量不夠,而是因為譯者篇章分析的能力有限。

    任何事物原則上都可以用任何語言表達。有必要的話,任何話語都可以通過某種方式傳譯出來,哪怕是采用機器翻譯那種粗糙的譯法。盡管機器翻譯在語言和風格上存在很多缺點,卻可以向懂行的讀者提供原文中有關某項專業的信息,并可以使他做出決定,從專業的角度看這些材料是否值得進行加工。因此,任何話語最終都是可以翻譯的。

    他曾認真分析了兩位德國另外翻譯理論家---施萊爾馬赫和洪堡的理論。他認為,施萊爾馬赫對“真正的”翻譯與“機械”的翻譯作了定性的區分,他尋求一種能夠用來翻譯藝術作品的科學方法,并要求譯者抓住主要信息,同時對“意義”進行“正確的”翻譯。除此之外,威爾斯還認識到了洪堡翻譯主張的矛盾性。一方面,洪堡不相信存在一種超越個體語言界限的普遍概念體系。這就否認了找到功能對等形式的可能性。而另一方面,盡管洪堡認為語言基本上是不相同的,翻譯也是不可能的,但他堅持認為:“語言是人所共有的天性,所有語言都持有可以用來理解其他任何語言的‘鑰匙’”。在此基礎上,威爾斯堅持主張翻譯是可能的,他認為雖然不同語言的表層結構彼此排斥,但在深層結構上卻十分類似,而且語言的深層結構能夠生成表層結構。

    威爾斯提出自己對翻譯局限性和可能性的看法:語言既然是一個體系,一種過程,從原則上來講,話語是可譯的。所謂的不可譯不過是指該語言形式具有不能傳達實際關系的功能,一種語言“在功能對等的基礎上譯成另一種語言是完全可能的,” 正如穆南所言,不可譯所涉及的全是例外的情況。在同一語言內尚“不可能百分之百實現轉換”,因此翻譯有限論不僅適用于語際翻譯,也適用于同一語種內部的翻譯。

    針對翻譯是科學還是藝術這個現代西方翻譯理論界在相當長的時期里都爭論未決的問題,沃·威爾斯教授旗幟鮮明地提出了翻譯是一門科學的主張,并在檢驗和評估前人大量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闡述了翻譯的性質以及研究工作中存在的種種問題,探討了建立“翻譯學”的可能途徑和設想。雖然威爾斯作為現代德國一位杰出的翻譯理論家,但是,他的翻譯科學帶有“明顯的德國理想主義色彩”,“其研究仍有許多尚未解決的矛盾,體系仍不完善”,缺少語言實例。他本人也曾多次承認,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文學作品的等值判斷。這個問題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將會成為翻譯工作者和翻譯理論家研究的重心。                   

參考文獻:

譚載喜:《西方翻譯簡史》,北京,商務印書館,1991年第1

李文革:《西方翻譯理論流派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年第2

劉重德:《西方譯論研究》,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3年第2

劉宓慶:《中西翻譯思想比較研究》,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5年第2


相關不涉密法規也將不定期更新。

---------------------------------------------------------------------------------------------------------------------------------------------------------------------------

cba全明星投票